走进现代雕塑家陈善大的艺术世界

发布时间: 2022-08-22 07:10:19 来源:华体会登录官网 作者:华体会全国线路

  佛说:“行道守真者善,志与道合者大。”善大是个既简单又丰富的人。很小的时候就显现出了艺术天分。善大家居山东的农村,小时候最喜欢玩泥巴。一次用泥巴捏了一条“小泥鱼”,趁正在灶台贴馍馍的妈妈没注意,把“小泥鱼”也贴了上去。等妈妈掀开锅一看“小泥鱼”已经掉进了锅里,爸爸,妈妈非但没责骂他,反而开心大笑。善大就是在这么开明的家庭成长起来的。

  善大从小也喜欢画画,虽然没有在很专业的学校学习绘画,但在2004年善大还是在当地以优秀的成绩,考进了天津美术学院雕塑专业。学制5年,2009年毕业并获得学士学位。2011年开始创业,用11年的时间成为本地,甚至北方都颇有名气首屈一指的雕塑厂家。从此,善大真正走进了一个广阔的艺术世界。

  我很喜欢斯蒂芬▪茨威格那篇短文小说《从罗丹得到的启示》“一个伟大的人给了我一个非常伟大的启示。那件事虽然微乎其微,但是成为我一生的关键。有一晚,我在比利时名作家魏尔哈仑家里,一位年长的画家慨叹着雕塑美术的衰落。我说,“这里不是住着一个与米开朗琪罗媲美的雕刻家吗?罗丹的《沉思者》、《巴尔扎克》,不是同他用以雕塑他们的大理石一样永垂不朽吗?”

  画家带我到罗丹的工作室,罗丹罩上了粗布工作衫,因而好像就变成了一个工人。他在一个台架前停下。“这是我的近作,”他说,把湿布揭开,现出一座女正身像。他退后一步,仔细看着,但是在审视片刻之后,他低语了一句:“就在这肩上线条还是太粗。对不起……”他拿起刮刀、木刀片轻轻滑过软和的粘土,给肌肉一种更柔美的光泽。他健壮的手动起来了;他的眼睛闪耀着。“还有那里……还有那里……”他又修改了一下,他走回去。他把台架转过来,含糊地吐着奇异的喉音。时而,他的眼睛高兴得发亮;时而,他的双眉苦恼地蹙着。他捏好小块的粘土,粘在像身上,刮开一些。这样过了半点钟,一点钟……他没有再向我说过一句话。他忘掉了一切,除了他要创造的更崇高的形体的意象。他专注于他的工作,犹如在创世的太初的上帝。

  最后,带着舒叹,他扔下刮刀。在他快走到门口之前,他看见了我。他凝视着,就在那时他才记起,他显然对他的失礼而惊惶。“对不起,先生,我完全把你忘记了,可是你知道……”我握着他的手,感谢地紧握着。也许他已领悟我所感受到的,因为在我们走出屋子时他微笑了,用手抚着我的肩头。”这就是茨威格对法国雕塑大艺术家罗丹的描述。

  善大在雕塑中就是如此认真创作的。那天,我走进善大正在创作大师画家张大千头像的工作场地,当日天气还不算太热,但见善大光着膀子,精神凝重双眼集中,一双巧手正用雕塑专业柳叶刀、削、贴、挑、压、张大千头像的泥塑造型 。那一招一式如同一位气功大师,在练就真功一般。善大创作时,注意的不光是作品表面的表现,而是将其所要展现的思想内涵融入到作品中去,使雕塑艺术成为一种强有力的语言。与善大交谈中,善大表示:“作为一名雕塑家,首先要理解艺术之源,在于内在的真,你的形,你的色,都要传达到创作的情感之中”。是啊,看着张大千那栩栩如生的头像,我陡然感觉到任何倏忽的灵感事实上不能代替善大那长期的雕塑功夫。雕塑不需要独创,但一定要有生命。作为一名艺术家的德性只是智慧,专注,和真诚。真正的艺术家总是推倒一切既存的偏见,而表现他自己所想到的东西。因此他教会同道们要率直与坦白。

  古希腊人讲:艺术的创作,需要的是“闲暇”“闲暇”“闲暇”。 当你走进善大雕塑公司,优雅的办公环境,观赏鱼在善大的“小茶坊”池里游荡,春暖花开荷花摇曳,善大的茶坊生机盎然,绿荫、翠竹、碧水、清泉,可谓雅致,再配上公司里的各种雕塑作品,别有风味,要知道,不管是动物还是植物,能凑在一起也是个缘分,不是你种你养,它们就必须活,必须长得好,善大“闲暇”这里,生命力如此勃发,必然会让他的雕塑核心竞争力得到大幅提升。

  现在很多城市都有善大的作品,在天津,没准你天天路过的地方里,就有善大的雕塑作品。雕塑作为三维空间的实体,给予人的感受首先来自它的形体,要通过形体展示形象的动势、情绪与生命力。远看雕塑首先触目的是“影像”效果,“影像”就是作品形体大的起伏呈现的总体轮廓,各种雕塑通过自身形体的“影像”给予欣赏者不同的感受。雕塑作品大多是为某一特定环境制作的,置于室外就要与环境(日影、天光、地景、建筑等)发生关系,这就必需注重环境意识。优秀的雕塑作品与周围的环境协调,能作用于环境,并使环境成为作品的组成部分,共生出新的景观。现在城市的雕塑,就是指长期置放在城市广场、园林、街头或建筑群前、桥头堡处等固定位置上的雕塑,是对于城市面貌相关的雕塑的总称。优秀的城市雕塑往往成为城市文化的标志,起到美化城市的作用。善大的雕塑作品,不仅仅在中国许多城市矗立。现正走出国门迈向世界,虽然疫情期间,善大的大型雕塑作品《瀑布水巢》和《百花蜜蜂巢》还是远渡重洋运往了新加坡的圣淘沙公园。

  (王本平,号无尘,本墨,一溪雲。曾任天津民间福雅轩馆长,书画玉石红木研究会理事,天津诗词学会会员,书画艺术评论家,现任天津张善孖张大千艺术研究会美术展览馆副馆长。)

上一篇:这些“辣鸡”的艺术类专业千万不要报看哭美术生!
下一篇:辣眼睛!上海一男子看到雕像设计的都是不雅动作强烈要求拆除
微信/电话同号 135-8216-1651 返回顶部
导航 电话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