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商玉器中的动物——圆雕鹿圆雕狗羊

发布时间: 2022-08-22 07:09:27 来源:华体会登录官网 作者:华体会全国线路

  青白玉,玉鹿腹下受沁较为严重,部分棕褐色沁色已将前肢沁透,后肢为黄白色沁斑覆盖,严重处已呈鸡骨白,所有沁色均深浅不同的深入玉里。沁色深重的部位,出现细微的牛毛纹绺裂,无论沁色轻重,通体包浆古朴一致。显微图片可见绺裂在砣刻痕迹之后形成,可见解玉沙砣刻痕迹。

  这是一件造型优美的回头鹿,牡鹿,无角,两耳平伏在头上,耳朵按殷商玉器中动物耳朵砣刻的惯例,砣刻出凹形的耳蜗。两眼周围减地砣刻,使眼睛凸起,显得炯炯有神,眼睛上部的额头部分凸起,似乎在刻画眼眶,长长的嘴部伸向前方,上嘴唇前伸,上有两只鼻孔。嘴巴用单阴线砣刻出嘴缝。

  长而弯曲的脖颈表面平均减地砣刻,使整个脖颈平面都低于头部和身躯的平面,不仅使脖颈的形态更写实,同时也形象地刻画了牡鹿回头张望的姿态。两条弧形的阴刻线准确地刻画出牡鹿的肢体轮廓,肌肉质感强烈,腹下四肢伸展,生动地刻画出牡鹿奔跑的姿态,尾部砣刻出一条细小的尾巴。

  牡鹿天性温柔、机警而胆小,它们躲避、对抗天敌的本领就是机警和快速的奔跑,这件玉牡鹿,成功地刻画了牡鹿在快速奔跑中还不忘回头伸长脖子张望的形象,殷商玉器大师只有对牡鹿生活习性的深刻了解,将快速奔跑的牡鹿在回头张望的瞬间“定格”在脑海里,才能依靠天才的艺术表现力,用熟练掌握的原始砣具,砣刻出这样精彩的、令人拍案叫绝的作品!玉牡鹿的脖颈上,有一对钻孔,可供穿绳佩系。

  青白玉,圆雕狗的一面身躯部位受沁较重,深褐色的沁色已经深入到玉里,前肢部位受沁后出现鸡骨白现象。另一面受沁较轻,但也有深入玉里的白色、黑色沁斑,耳朵部位有棕红色的沁迹。用放大镜观察,可见周身满布星星点点的黑沁,呈珊瑚枝状、花瓣状、云块状等形状,或深或浅、或晕散或清晰地深入到玉里。显微图片可见解玉沙砣刻痕迹。

  殷商玉器中极少见狗的形象,尽管殷商先人的生活中,有大量饲养的狗,这可以从殷墟发掘中,有大量出土的狗骨得到证明。殷商王室成员、贵族的墓葬中,常见有狗殉葬,可知狗在殷商时代已经是受人喜爱的宠物了。殷商玉狗的辨别需要注意,因为殷商玉器中,玉牡鹿和玉狗外形非常接近,仔细观察,它们的区别还是十分明显的。玉狗的耳朵是呈桃子的形状,耳朵尖弯曲,耳朵较大,玉鹿的耳朵不像桃子,玉狗的尾巴较大,玉鹿的尾巴相对较小。但是,如果是雄性的玉鹿,仅仅从鹿角就可以辨别了。

  这件圆雕玉狗非常写实,玉狗呈奔跑状且在回头张望,动感强烈,形象地反映了狗的机警和敏捷。大耳朵呈桃子状,圆眼、长嘴、两只鼻孔,嘴部有单阴线砣刻的嘴缝。弯曲的长长的脖颈,玉狗身躯后部肥硕,一条粗大的尾巴拖在尾部,尾梢略翘起。腹下伸展的四肢分明是在快速地奔跑。玉狗的颈部有对钻孔,可供穿绳佩系。

  青玉。玉羊一面受沁较重,出现大面积朱砂红沁,不少古玉书籍中,将红沁色称作“血沁”,更有所谓将新工玉器缝在活羊腿中,过几年取出来,可以使玉出现“血沁”等等说法,作者没有试验过这些方法是否可使玉器出现红色的“瑞沁”,曾经上手不少表面仍然残留殉葬时玉表涂抹的朱砂红玉器,这些有朱砂红的所谓“生坑”玉器,往往会在朱砂涂抹的玉表下,出现红色的沁斑!

  小编推测,正是朱砂长期接触玉器,又经长期的、适宜的埋藏环境,和朱砂中含有的铁元素长期发生化学反应的结果,有些古玉,也会和土壤中的铁元素发生反应而出现红色的沁色。玉羊的红色沁斑深入玉里很深,这可以从玉羊的侧面和底面同时有渗透的沁斑看出来。玉羊的另一面有白色沁斑。

  放大镜观察,可见玉表长期侵蚀生成的侵蚀坑内,残留有青铜器锈迹。显微图片可见青铜器翠绿的锈色和解玉沙砣刻痕迹。玉羊头部没有刻画耳朵,着意刻画了玉羊的卷曲的双角,采用殷商晚期砣刻动物卷曲的尾巴和双角惯用的大斜刀法,将玉羊卷曲的双角形象地砣刻出来。玉羊菱形眼睛、鼻子和鼻孔刻画生动传神,一条横的短阴线砣刻出玉羊的嘴缝。

  玉羊前后肢弯曲,跪伏在地,几条弧线刻画了玉羊的肢体轮廓,玉羊的腿部用一条短的横线刻画出羊蹄。俯卧在地的玉羊,臀部略翘起,一条微微凸起的三角形尾巴,紧贴在臀部后面。羊字在甲骨文中出现的频率较高,可见羊在殷商时代是备受重视的家畜之一。玉羊的后腿处,有一对钻孔可供穿绳佩系。

微信/电话同号 135-8216-1651 返回顶部
导航 电话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