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国营文物商店旧藏的朋友可别错过浙江佳宝2022春拍

发布时间: 2022-08-19 02:28:56 来源:华体会登录官网 作者:华体会全国线路

  浙江佳宝拍卖有限公司成立于1998年,是一家有二十多年历史的老拍卖行,为全国首批获得国家文物局文物拍卖许可的正规拍卖企业,艺术品拍卖和资产拍卖并驾齐驱,近年在国内艺术品拍卖中声名鹊起,市场表现突出。

  浙江佳宝2022春拍预展将于2022年8月26-27日举行,8月28日举槌,预展\拍卖地点均为浙江国际雷迪森广场酒店五楼(杭州市体育场路221号)。本次春拍推出3大专场近600件精美的古董珍玩及字画,其中不乏时代风格鲜明的代表性器物,以及部分稀见的珍贵藏品。

  值得一提的是本次春拍瓷器文玩专场寓觉于物古代瓷器专题,有不少海外回流精品,清爽入眼,又有多件国有文物商店旧藏,对国有文物商店旧藏情有独钟的藏友们可别错过了。

  艺狐全球拍卖为您提供本场竞拍服务及客观、鲜活、有品质的拍卖信息和行业报道;努力打造让藏家用户眼前一亮、爱不释手的线上艺术品交易平台,力争践行“全球拍卖·一触即达”,让拍卖更简单的初衷,有参拍意向或需要细节图的藏友欢迎致电艺狐热线 。

  1.英国著名博物学家约翰·里夫斯(John Reeves),1812年(清嘉庆十七年)购于中国广州。

  3.2017年5月16日英国伦敦威尔士拍卖行(Woolley&Wallis)亚洲艺术专场,Lot37 清嘉庆 粉彩八仙盖罐。

  赏析:暖锅由承盆、内胆、盖三部分组成。保存如此完好,甚为难得。其盖顶设狮钮,器身承盆左右设双铺首耳,耳上套环,以便提拿。暖锅外壁满绘粉彩群仙祝寿画面,色彩艳丽,搭配和谐,画工精细,颇为华美。整体设计可谓精巧,观之使人心情愉悦。此类器物数百年来表层彩漆未曾脱落,可谓是一件实用与美观兼顾的佳作。

  暖锅与温锅的作用相同,相当于现今的保温锅,下层锅底,口大器深,用来装热水。中层是碗,作为内胆盛粥汤饭菜,然后搁在装了热水的底子上被它温着;上面是盖,盖住碗口,这样就可以达到很好的保温效果。古人在饮食上颇为讲究,从这件暖锅便可窥见一斑,它既体现了古人的智慧巧思,又表现出其对饮食文化的重视,一杯一箸,一碗一锅,都能彰显出生活的仪式感。此拍品来源清晰,传承有序,具有故事传承性,值得收藏,不可多得。

  约翰·里夫斯于1812年(清嘉庆十七年)因需担任广州茶叶监督官一职,到达广州后获得此件拍品,后由他的后裔继承。于2009年5月20日里夫斯家族遗产拍卖会第354号拍卖释出。后又在2017年通过英国伦敦威尔士拍卖行释出,最后回归中国。

  简介:约翰·里夫斯(John Reeves,1774-1856),著名英国博物学家。1812-1831年受雇于英国东印度公司任中国广州茶叶监督官。是约瑟夫班克斯爵士和伦敦皇家园艺学会的通讯员,负责将许多园林植物引入西方,有麻叶绣线菊、白花重瓣溲疏。两广梭罗(Reevisia thyrsoides)便是以他的名字命名。创作了一系列著名的中国动植物图画,许多收藏于皇家园艺学会林德利图书馆、英国自然历史博物馆。

  赏析:“过枝花”是一种瓷器特殊构图方式,器内外壁或器身与器盖的纹饰相连,浑然一体,似花枝越过墙头,故称为“过墙花”或“过墙龙”,装饰技法新颖别致,有独特艺术风韵。许之衡《饮流斋说瓷》记“过枝花”画法为“成化开其先”,但传世未见成化时期的器物,传世品以康熙斗彩“御赐纯一堂”款凤竹纹碗为最早。清代雍正、乾隆时期较为流行,有过枝花卉、花果及龙纹等。道光、光绪时期有过枝葡萄、懒瓜纹最为常见。

  此式粉彩九桃纹饰为雍正时期创烧,其后便成为官窑瓷器的经典纹样。尤其是雍乾两朝的九桃器物,皆是绝世珍品。光绪官窑器无论在造型还是品种上,均沿袭前朝旧制。而以九桃为饰的高级作品更是少之又少,此碗即为一例。此碗成对,敞口微撇,弧腹,下承圈足,通体以粉彩绘饰,以过墙纹绘桃花两株,株壮果硕,外足起株,越及口沿,延至内壁,粉桃九颗,翠叶互亲,阴阳相背,翻卷有力。几朵桃花隐放其间,对碗构图寓意,福(蝠)寿(桃)双全,洪(红)福(蝠)齐天。整器绘工细腻精湛、设色鲜亮典雅,大有“南山仙桃大如牛,一食能益千年寿”之意。胎质细洁致密,釉质肥润莹白,製器考究规整,造型端庄有度。

  1.《宫廷珍藏·中国清代官窑瓷器》,南京博物院编,上海文化出版社.2003年.P106.清康熙 白釉沥粉云纹碗。

  2.《盛世风华·大清康熙御窑瓷》,故宫博物院,首都博物馆编,北京出版社.2015年,P198.清康熙 绿地紫彩云纹碗。

  赏析:此碗侈口微撇,深弧腹,至足收敛,直立圈足,线条圆润流畅,饱满充盈,器形庄重典雅。通体满施绿釉,釉质凝重,釉色青翠宜人,器内光素无纹,外壁施绿釉为地,以沥粉法施紫彩描壬字云纹,底部饰莲瓣纹,风格凝重,寓意吉祥;釉面清亮,胎釉结合紧密,刻工细腻隽秀,让人不得不赞叹制作工艺之精。整器造型端庄,修胎精细规整,胎体轻盈,为康熙官窑器。

  沥粉工艺源于珐华器的装饰手法,瓷器装饰上运用不多。沥粉与堆花工艺的区别在于:沥粉纹样的立体感强,线条细挺,纹样清晰;而堆花纹样在这三方面都稍逊色,给人以柔美的感觉。此技法多用建筑及绘画,以凸出的线条为作画媒介,润色时是色与色之间的界限,在艺术风格上强调装饰性。本件拍品绿釉娇嫩,紫彩飘逸,胎骨紧密,且工精纹美色丽,布局规整,器形周正,颇具收藏价值。

  赏析:盘为敞口,浅腹,圈足。通体施白釉,盘心以青花绘侧面立龙,点缀祥云,外壁同绘穿行云龙纹。底足留“致远堂制”楷书方款。致远堂为当时宫廷御用堂号,所制器物多为仿嘉靖回青料色,及嘉窑龙纹样式,颇有慕古之气。

  乾隆朝堂名款瓷器有官窑民窑之分,其中落“敬畏堂制”、“致远堂制”、“养和堂制”款识者均以馆阁体小楷书写并外加双栏方框,当属御窑厂出品。其制作之精,尚在普通纪年款官窑之上。清人笔记曾指出康雍干时期皇家趋重理学成风,故这几种有“理学气”的堂号均取名自儒家经典,系内府或亲贵诸王所定制。“致远”,出自诸葛亮教子修身的名言:“君子之行……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

  2021年北京保利秋拍,御工美器——私家藏明清工艺精品专场,清 粉彩百花不落地如意 成交价RMB:862,500。(与此拍品同类)

  赏析:瓷质如意因其难以保存的特质及其稀有,观之两岸故宫博物院藏之亦属寥寥。《清朝野史大观》记有:“如意,物名也,唐宋前已有之。”明清两代,如意发展到鼎盛时期,它从实用品逐渐转向了一种艺术陈设品,供人们欣赏娱乐。因其珍贵的材质和精巧的工艺而广为流行,成为承载祈福纳祥等美好愿望的贵重礼品。凡值年节,王公大臣督抚,必进如意于朝,以取兆吉祥,时有“椒戚都趋珠宝市,一时如意价连城”的诗句。北京故宫博物院藏郎世宁等作《高宗岁朝行乐图》 中就见之乾隆皇帝手持如意,可见如意因其意之吉祥亦受帝王之喜爱。

  整器呈如意型,器身以粉彩满饰百花纹饰,俗称“百花不露地”、“百花图”、“万花锦”、“万花堆”、“万花献瑞图”等,即将粉彩与金彩结合,各色花朵将整个画面填满,不露出瓷底,也不露出花朵的枝干。百花如同天女散花,各尽其致,繁密之极,浮于空中,故称“百花不落地”。许之衡《饮流斋说瓷》中述:“瓷器满画花朵种种,形状不一者谓之万花,以黑地者为最贵,即白地者亦可珍。花之形状大小偏反,各尽其致。”此等纹样必生于繁荣盛世,乾隆和嘉庆发展至极致,光绪尚见,但已非常罕见。据乾隆内务府记载,宫内依不同节令使用不同纹饰的瓷器,新年用“三阳启泰”,上元节用“五谷丰登”,端阳节用“艾叶灵符”,七夕用“鹊桥仙渡”,万寿节用“万寿无疆”,中秋节用“丹桂飘香”……绘百花图案者,则象征“万花献瑞”,此器又有祭祀礼佛之用,便是当权者寄希以万花来供奉佛祖,彰显帝国之昌盛。其工序之繁缛,设色之丰富,绘画之多彩,绝非数人之力可成,当为彩瓷之翘首。

  百花之成在于良工与巧匠,其程式与工艺相当繁复:先需内务府造办处设计百花画样,交由御窑厂为粉本,再由瓷工艺匠甚至直接由画师本人将画稿临摹勾勒于素胎上,期间要照顾器表不同于纸面的特殊之处。百花不露地者花饰遍身皆是,故临摹工作最难,而临摹画稿为施彩绘画之基础,一旦有误,全域皆变,任其彩料何等妍美,画手如何高超,亦无法弥补画稿原有之神韵。其三,彩料配制之多堪称众瓷之首,百花不露地者一器之上所见颜色不下于三十余种,故绘画之前,彩瓷的所有颜料必须配备,种类繁多几近百种,均需一一调试。最后的填绘洗染,必经数人之手,方可入窑。故一器告成,历时数月之久,耗资甚巨,绝非其它御瓷可比。如此繁复之至必将注定百花不露地者烧造不多,如此粉彩如意之名器则更为罕见。此件尊贵典雅,釉彩妍美多姿,画工精细繁密,全器上下皆工致非凡,其珍罕程度恐非言语可表,处处彰显出中国彩瓷无与伦比的华丽与尊贵。

  1.法国吉美国立亚洲艺术博物馆藏,清康熙 洒蓝地描金开光五彩花鸟纹棒槌瓶。

  赏析:此瓶器型硕大,盘口,直颈,直筒状腹,圈足。器身施洒蓝釉,其上以金彩满绘纹饰,颈部开光内绘折枝花卉纹饰,腹部开光内分绘四幅五彩花鸟图,

  图案丰富,色泽鲜艳,光泽透彻明亮。洒蓝釉与五彩纹饰交相辉映,形成独特的装饰效果,富丽堂皇。

  康熙金彩浓重足色,光润亮丽,凡是贵重的五彩瓷器多加饰金彩,即所谓“五彩加金”,然金彩容易脱落磨损,而此件于洒蓝地上描绘金彩,使用面积颇大,历经三百余年仍保存较好。全器工艺复杂,融洒蓝釉、金彩、五彩彩绘于一器,在传世的康熙瓷器中非常少见。此器釉彩鲜亮,绘画秀美雅致,带富贵典雅之美,颇为难得。

  2007.12.15中国嘉德四季第十二期拍卖会瓷器专场,lot2591清康熙 青花山水人物棒槌瓶。成交价RMB:448,000。

  赏析:此瓶盘口,长颈,折肩,筒形长腹,圈足,器形挺拔秀丽,标准的棒槌瓶式样。通体描绘青花山水人物图,高山苍松,板桥横江,渔夫、樵子隔江对答。整体用笔流畅,画面布局层次清晰,舒密得当,以寥寥数笔描绘出细微的人物神态,峻伟的自然景观,画面意境幽雅。青花呈色绝正艳丽,是一件难得的陈设佳器。

  赏析:窑变釉贯耳瓶为清代官窑的传统品种。窑变釉始烧于雍正朝,是仿钧釉衍生出的新品种,乾隆官窑将其运用于贯耳瓶上,始成此瓶样式,而后历朝多有沿袭烧造。

  器形仿汉投壶式样,颈部两侧对称贴竖直的管状贯耳,腹部扁圆,腹部前后有凸起的杏形纹样。通体施窑变釉,釉质莹润光亮。釉色以高温铜红釉为主色调,釉色红艳动人,边棱呈月白色,甜美自然,居中泛火焰青,静穆温润。三色釉互相融合,相叠相交,如幻似霞。长方形圈足,底部刷酱色涂料。整器胎体厚重,圈足修胎规整,若置于文房案几陈设,凝重瑰丽,古趣盎然。借用唐诗来赞美窑变釉恰如其分,“高山云雾霞一朵,烟光空中星满天,峡峪飞瀑兔丝缕,夕阳紫翠忽成岚”。

  1.《宫廷珍藏·中国清代官窑瓷器》,南京博物院编,上海文化出版社,2003年,P346,清乾隆 祭红釉玉壶春瓶。

  赏析:玉壶春瓶为清代宫廷经典陈设器,其器形源于宋代酒器,因诗句中“玉壶先春”而得名。瓶侈口,束颈,圆鼓腹下垂,高圈足外撇,造型秀美典雅,线条优美流畅。外壁施以祭红釉,釉质坚致,细腻匀净。整器形制周正,烧造精良,素肌玉骨,浑然天成,为乾隆朝祭红釉玉壶春瓶之难得精品。

  祭红釉为明清两代烧造工艺难度较大的高温颜色釉品种。清时有“官古窑成重祭红,最难全美费良工。霜天晴书精心合,一样抟烧百不同”之说,由此可见,烧成一件颜色靓丽鲜艳之祭红釉器并非易事。乾隆一朝六十年,为单色釉瓷器烧制工艺的鼎盛时期,在强大国力支持下,御窑不惜人力物力,烧造出一批精美的红釉瓷,本品便属乾隆玉壶春瓶之佳品,值得收藏。

  伦敦佳士得拍卖,2011年5月10日,中国艺术精品专场,NO61,十八世纪 剔红饕餮纹双耳盖盌一对。

  赏析:此对盖碗呈簋式,保存完好,制作极其精良。圆腹,腹侧一对螭龙耳,圈足外撇,顶部饰狻猊钮,威严霸气,雕琢细腻。炉身以铜为胎,上髹数十至百余层厚漆,加以精细工法雕琢而成。内里为黑色大漆地,外壁髹红漆,腹部以传统的回纹做地,上饰以饕餮纹。凸显王气,寓意吉祥。盖延续了碗身的风格,中间饰以饕餮纹,边缘一周则以变形的夔龙纹装饰,纹饰层层堆栈,好似花团锦簇,制作不惜工本。髹漆浑厚,刀锋犀利,打磨圆润,纹饰层次清晰,立体感强,品相上佳,值得珍藏。

  剔红技艺是中国漆艺的经典品种,发展到了清代,整体工艺水平更是到达顶峰之境。元代漆器生产,是中国漆工艺史上一个继往开来、承前启后的时代。雕漆工艺,始于唐宋,到元代成熟为剔红、剔黑和剔犀三个大类,其技法先在木胎、金属胎体上靝漆多道,形成厚实的漆层,再于其上雕刻纹饰图案,是将靝漆、绘画和雕刻相结合的工艺。最终,漆赖画而显,画赖漆而存。在中国漆工艺中,剔红制品的制作工序可谓最多,制作周期亦为最长,艺术表现力极为突出,甚至成为中国漆器工艺的代表而广受外国收藏家的垂青。

  《故宫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大系·清代漆器》,李久芳主编,商务印书馆,2006年,P252–255。

  赏析:此砚呈圆形,砚面浅开圆形砚堂,墨池低洼顺势而就。原装漆砚盒,砚盒表面髹黑漆。盒盖面部又以百宝嵌工艺,镶嵌月亮、白兔、立石、水草等景物。巧借肥硕兔神,仰望圆月,形象逼真,造型生动。玉兔望月可寓“玉兔朝元”之意,设计巧妙。其画面生动传神,气韵清逸。盒底有漆红“卢葵生制”篆书方印。漆砂砚为砚中别品,质类澄坭,体轻入水不沉。以轻细金刚砂,调和适度的色漆后,髹涂于木胎上制成,西汉时扬州已有生产,由于制作工艺复杂,造价甚高,自宋以后工艺失传,直至清乾隆国力鼎盛时期才得以恢复。清初,扬州卢映之曾于南门外得一砚,为宋宣和内府所造,形质类澄泥而绝轻,入水不沉,后知其为漆砂所成,遂授工仿造,成为卢家世代秘传作法。清代《桥西杂记》载:“漆砂砚以扬州卢葵生家所制为最精,葵生世其传,一时业此者甚众。……凡文玩诸事,无不以漆为之,制造既良,雕刻山水花鸟之文悉臻妍巧。”

  纹饰“玉兔朝元”砚台仿自宋代歙石之砚,为乾隆皇帝最喜仿制的六种古砚式之一。“玉兔朝元”可表示玉兔在岁始对月亮的贺见,乃以玉兔比臣下,圆月比君王。

  在古籍古典中时常能有各类对此纹饰的记载。如明·高濂《遵生八笺》中记载,“余所见砚有百方,皆名砚也,不能一一悉记,举其可宝者言之,如端溪天生七星砚、绿端石砚、玉兔朝元砚子”。再如清·张英的《渊鉴类函》还有描绘古砚实物的记载:“玉兔朝元砚,此为细罗纹刷丝歙石面有葱色,兔月二像巧若画成真,五代前物也”。

  简介:葵生,名栋、字葵生,嘉庆至道光年间人,住扬州埂子街达士巷古榆书屋,曾捐江都监生,道光庚戌年卒,清代漆砂砚制作大家。据 《续纂扬州府志》载:“卢栋……善制漆器,漆砂砚尤见重 时。”汪鋆《扬州画苑录》卷二记卢葵生:“先生为人醇谨 谦恭,不苟言笑。顾千里《漆砂砚记》写卢葵生除漆玩“能 世其家”外,“尤擅六法,优能入品,交游多文学之士”, 说卢葵生“异日必更值米芾,高似孙之伦,或以史,或以 笺,表而章之,大显于世”。

  赏析:尊像,夹纻胎,周身漆金作,典型的京工制作,细腻且华美。其造型为度母造像菩萨装,一面二臂。尊像面目端庄祥和,额嵌一珍珠,形象典雅优美,丰乳细腰,身姿曼妙。造像高肉髻,头戴高额五叶冠,帔帛自双肩自然垂下,柔畅地绕过手臂,经膝下后垂于座前,形成华丽柔美的线条。头颈佩戴的项链,手臂饰臂钏,脚镯以及莲座上沿的联珠纹精美均匀,自然垂下的发缕、飘带、衣纹、花叶生动流畅。左手拈支盛开着的乌巴拉花(蓝莲花),置于胸前作三宝印,并持一支莲茎,生动别致。右手高举置头顶,掌心向外,其竖起的三指的食指表义佛宝,中指表义法宝,小指表义僧宝。拇指及无名指碰触著,表义悲智双运。尊像下身重裙,形象华贵美丽,慈祥庄严,全跏趺坐于高束腰仰覆莲台座之上,底座莲花叶瓣宽大、饱满,瓣尖饰卷草纹。封底采用木制。整体造型华丽写实,庄严大气,工艺精湛繁复,表现出清早期造像极高的艺术水准。

  干漆夹纻工艺是一项古老的手工技艺,它采用干漆,苎麻,五彩石粉等为原料,经过烘干,打磨,夹纻等48道工序完成。唐释慧琳注《释迦方志》卷上,“夹纻”条,注云“按《方志》本义,夹纻者,脱空像漆布为之。”后世称干漆夹纻为“脱胎”或“脱沙”即脱胎漆器。经过干漆夹纻工艺的处理,佛像色彩鲜艳,呈现出一种光润亮泽的质感,并且不宜开裂,变形,能更好地保存佛像原本的神韵,细腻的纹路和流畅的衣纹。此件整体造型华丽写实,工艺精湛繁复,展现了度母的智慧完美和清早期精细的宫廷造像水平。

  2.台湾门得扬拍卖2017年秋季拍卖会,诸相非相·佛造像专场,Lot513 明 男相观音。

  赏析:据佛经言,观世音菩萨有三十二种应化身,可依问道之人的身份不同而化现男身、女身、帝王身、婆罗门身,甚至可变化为樵夫牧竖等身形为之说法。按佛教教理,菩萨是无漏的圣人,是无所谓性别的,但是事实上无论是佛经还是佛教艺术上,总喜欢让菩萨随顺世间,带上世俗的性别。在早期印度佛教中,菩萨多以男性身份出现,那时佛经中称菩萨为善男子、伟丈夫、勇猛大丈夫等等。在中原佛教造像中,唐代以后就多为俊朗的美男子或女性形象。

  本尊观音像,体型硕大,头戴金箍束发,面庞丰圆,目光下敛,面容安详静穆的在高台莲花座之上。尊像敛目入定,眉目细长,直鼻薄唇,双颊略丰,嘴角微带笑意,长发披肩,神情慈慧内蕴,表情静穆和悦,显得睿智而深沉。双手姿态优美,于胸前托持一支如意,结全跏趺坐于重瓣莲座。尊像身着交领式长衣,衣纹线条流畅,袖口宽大,自手肘处大幅散开,皱褶自然。胸口衣领低而宽,露出裙头的结饰,衣缘堑刻细腻纹饰,是标准的汉族服饰,精美华贵。观音刻划写实,形象稳重端正,给人大方自在之感,具有显著的明代中期中原造像特点,通体鎏金,金色光艳。其下莲座分为两层,上为莲座,下为六角形须弥台座,中以圆柱支撑,造型繁复别致。

  在黄春和所著的《汉传佛像时代与风格》中论及类此莲座不单是具有造像美学,更重要的是其所蕴含深刻的宗教意义。须弥台座象征巨大的莲池,圆柱则代表粗硕的莲茎,最上层的仰莲座则为盛开的大莲花,而端坐于上的佛像则是表此心犹如莲花出淤泥而不染,虽身处卷浪翻波的五浊恶世,心能清明作主,不受染着。此种台座十分特别,为明代特有,极有可能是明代中期朝宫廷崇尚的一种官样模式,是为明代鲜明的风格特点。

  本尊造像面容宁静安详,保存完整,鎏金水亮,台座上刻画细腻花纹、连珠精巧,莲瓣饱满立体、端头尖挺有力、相互堆迭,气势高大华美,是类此造像的精品之作。高达70公分的大体量,除了表现明代铜鎏金工艺细腻精湛外,更展现明代汉地造像独盛一时的大器之风。

  佛有化身,结缘东土。佛之形象,见者闻者,获大利益。多有文人,亦学孔孟,亦师老庄,亦向佛陀。释像之具,进退之美,雍容可观。请之玄居,或静思过,或焚香处。上至奉献,下至自然,或诵经礼佛,或平心想望。若夫紫毫相光,宇宙终极之美。光芒似如佛之慈悲,上善若水;呈现是信仰的虔诚,明心见性。紫光犹如证悟,以意传意;毫芒犹如觉悟,佛心四海。以佛观想,出新意于法度之中;以佛传颂,寄妙理于智慧之外。或曰:佛堂之幻化于间,菩萨之拈花一笑,如心放意象,如愿望归来。

  1.《故宫历代香具图录》,故宫博物院出版社,55.明宣德 铜香炉。(与此拍品纹饰相类,腹部均铸缠枝莲花纹一周,三足均为兽首形足,形制相同,应与拍品同类,且年代相近,均为明代早期宫廷实用器)。

  2.《金铜佛教供具特展》,1995年,国立故宫博物院印行,第94-95页,图16。

  来源:中贸圣佳2014年秋拍,LOT1173,明中期 铜兽足莲纹大熏炉,成交价575000。

  赏析:熏炉鼎形,作为熏香之用。分体铸造,由炉盖和炉身两部分组成。红铜质,炉身唇口,折沿边,短颈,丰肩,下设三兽足。熏盖盒熏身叠插口相套,盖面透雕线刻技法铸饰镂空缠枝花卉纹,以便通风透气;实用美观,二者兼备。盖中立大象为钮,象卷鼻垂尾,背负鞍垫及宝瓶,象征太平有象,寓意“天下太平、五谷丰登”。熏炉肩部精雕莲瓣纹一周。腹部通体贴铸缠枝莲花纹,大花小叶,朵花盛放,枝蔓缠绕,极具生命力。其工艺精湛,修饰精细。纹饰繁缛花筋叶脉转折流畅活泼,为明代鼎盛时期之风格。此纹饰不仅在铜器中盛行,同期的宫廷瓷器中也见有其靓影,并对后朝产生较大的影响。中央熏炉外心凸铸朵花吐露含珠。下承三足与腹部相连部位做兽首状,鬃毛卷曲,面部轮廓清晰,圆目宽鼻,庄严肃穆,神情生动,大口张开,作吞吐状,颇有气势;下为兽足着地,肌肉线条清晰,颇有力度,掌爪锋利,颇有沉稳雄健之姿态。

  熏炉整体线条转折有度,硬朗韧劲,气势宏伟,皮壳苍茂,使人望之便有典雅古朴之感,宫廷气息浓厚。整器造型稳重端庄,大气典雅,质地精良,包浆古朴,锈色熟美,古韵十足,弥足珍贵,纹饰富丽华贵,工艺高超,彰显明代奢华高贵的皇室气派,为明代宫廷铜器之佳品。根据养心殿楼上供器陈设所查,此物应为此物应为宫内佛前燃香供奉之器(《故宫历代香具图录》,第200页)。级别之高,实属珍贵。

  参阅:《故宫宣铜器图典》,故宫出版社出版,084,清中期 大明宣德年制款兽耳衔环圈足长方盖炉。(形制,纹饰和铜色与此拍品同类)

  赏析:熏炉,整器黄铜精铜所制,胎体厚重,侈口,唇口方折。分盖,炉身,底部铸台座,作三拿式。熏炉形体硕大,整体制作精细繁缛,气势磅礴,铜彩鲜明。器物整体呈长方,匏顶、弧腹,熏盖与熏身子母口相套,盖上满工镂空錾刻云龙纹,迭压遮掩,变化多样,层次分明。凤鸟置两侧,云龙行中间。其上祥云环绕,龙凤穿梭其间。一只盘旋在云端的飞龙,巧妙成为圆形盖纽,成为捉手。炉盖穿插云龙图案,香烟可从空透处升起。炉周身亦錾刻满工满饰,纹饰均为高浮雕表现。炉对称两侧塑置天鸡形铺首耳。炉颈部饰祥云纹一周,中间正中上行龙,海水江崖,似涉于浪涛,海水飞溅,浪花翻卷。云龙戏珠,矫健灵活,奔驰迅速,鬓髯鳞角丝理规整,巧穹毫发,生动有致。流云卷曲柔婉,连绵不绝。龙珠圆润明亮,火焰飞舞。周围江崖海水激荡汹涌,辉映巨龙戏珠脚尖腾越之势。余地祥云簇绕,云水纹精细流畅,画面祥和凝瑞。炉体运刀精确细腻,纹饰层次分明,磨盘圆熟光洁,不露刀锋棱角。炉底四角置四如意足。底心刻“宣德年制”四字篆书款。炉底同铸一体的禅台形座,为双层高台四方,并饰以细密莲瓣纹一周。铜座下置四如意云纹足。座中内亦透雕云龙纹饰之。

  纵观熏炉整器,其铸造水平和錾刻技艺精湛。纹饰经典写实,寓意吉祥,风格于雄浑中透出庄重。神兽威猛矫健,鳞鬣角爪,具悉纤备;夜壑风雷,烟云波没,呈现幽秘尊贵的气息,亦显示了使用者的特殊身份。器物虽年代已久,但依然可感知其华丽精美,熠熠生辉之貌。华丽精致之余,其与规整形制相互融合,于雅正中现华贵之貌,二者相得益彰,精妙至极,下刻“宣德年制”款,乃御府所造,放置堂中案头,可用可赏极具收藏价值。

  赏析:座屏由屏心、屏座组成。周身均以紫檀木为材四边攒框而制,其材质厚重,用料硕大,如此例之通体紫檀者,则极为少见。屏风底座用两块厚木雕成外檐式墩子,上树立柱以站牙抵夹。插屏边框打洼,插入主柱内侧槽口,可装可卸,它的不规则的矩形边抹作框,内侧四周嵌入条环板,纹饰均为紫檀木雕花。插屏的中心亦镶嵌紫檀木板面作为屏心。纹饰呈现高浮雕效果,局部配合镂雕、阴刻等技巧,层次丰富。浮雕荷塘图,观之塘水满盈,一颗柳树斜出,柳条轻垂,塘中生荷,阔叶逐波,花茎婷婷,擎举花朵傲然独立。但塘中池水却不似一般静谧,急漩翻滚,气势汹汹,似有飞龙刚刚潜入,喘气之声隐隐传来。乍一看普通景致,细观如此暗藏天机,不禁让人拍案叫绝。此紫檀木质极密,纹络细腻,适于精雕细刻。质地光滑如玉,色泽由赤红至褐紫,年久亦显乌黑光泽,含蓄沉稳,景物用高浮雕技法表现,布局饱满,层次分明,图案精细,高低错落,雕工卓绝,景物之间层次立体,气势蓬勃,细腻逼真,通体雕饰繁缛,富丽精致,独具匠心。古代以屏风主要起分隔空间的作用,既营造出“隔而不离”的效果,又强调其本身的艺术效果。屏座四平八稳,站牙、横座皆满雕刻,将插屏的波涛汹涌延伸下来,更添其气势磅礴。在清代,为了适应室内装潢的需要,在宫廷和上层阶层的居室内,广泛地应用插屏与挂屏等家具,但其实用性已基本退化,成为室内陈设的一部分,主要起的是美化环境的目的,故往往不吝成本,极尽精工之能事,而其设计与制作又与不同的场所与位置紧密相联,体现出一种时代风尚。此件屏风用料珍贵,王气内蕴,当为清宫珍贵陈设。紫檀在多种硬木中质地最坚,份量最重,大多为紫色,有的黝黑为漆,几乎看不见纹理。它不及黄花梨那样华美,但静穆沉古,是任何木材都不能比拟的。我国自古即认为紫檀是最名贵的木材,我国云南,两广等地亦有生产,但为数甚少。由于过于名贵,故紫檀器物比黄花梨要少。尚是大型家具,因材料难得,更视同拱璧。这件插屏式座屏以全用紫檀木为材,雕工精丽,繁复富贵,漾谥着吉祥寓意,是典型的清代鼎盛时期的风格,弥足珍贵。

  此件玉璧以上等和阗白玉籽料为材,玉质极其致密温润,宛如羊脂,局部有沁痕。器型较大,以圆形玉璧为主体,璧体较薄,中有圆孔。璧体之上高浮雕一条螭龙和一只夔凤。螭龙作匍匐状,头呈倒梯形,圆眼方口,五官聚拢于前端,双耳卷曲,独角弯曲后翘。螭身修长,镂空腾起,四足攀登有力,长尾作绞丝形甩向璧孔另一端,尾端分叉。夔凤镂空于璧体外缘,圆眼尖喙,身躯蜿蜒,长尾搭于壁面。玉璧背面以细阴线满刻纹饰,以卷云纹和勾连云纹组成四组对称分布的饕餮纹,扇形眼,粗眉翘起,如意形卷鼻,张开巨口露出獠牙,口吐长舌,十分凶悍。

  整器用料奢侈,雕工上乘,纹饰生动形象,具有鲜明的宫廷气息,可谓官造无疑,堪为明代佩璧之极品,具有极高的收藏价值,十分珍贵。配有红木倭角盖盒。

  此件卧兽体型硕大,采用大块和阗青白玉籽料圆雕而成,质地细腻温糯,油脂感极佳,局部留有红色璞皮。瑞兽形似狮,呈伏卧回首状,粗眉怒目,双眼炯炯有神,细阴线刻出瞳孔。如意形卷鼻,阔口微张,獠牙外露。双耳外搭,耳梢略卷,头顶生有独角,额头装饰“二”字纹,毛发沿颈部向后披散。背部隆起雕出骨节,尾巴甩向一侧翻卷上冲,毛发以细密流畅的阴刻线琢饰,线条排布整齐。其四爪垫于腹下,利爪雕出骨节及尖趾。瑞兽口衔一束灵芝,灵芝以红皮俏色,形似如意。整体造型丰满雄浑,肌肉感强烈,各部位雕琢精准到位。下配红木底座。

  乾隆二十四年平定了西部叛乱,解决了新疆回部的问题,打通了和田玉进入中原的通道。此后,玉器制作呈现出空前繁荣的局面,诸如此类大件精料玉雕作品多为这一时期集中出现。此件作品造型饱满圆润,表现出一种充满精气神的艺术效果,并且在细节处理上非常到位,彰显出一派雍容典雅的艺术风貌,实为清乾隆时期宫廷玉雕之精品。

  和阗黄玉历来都非常珍贵,高濂在《遵生八笺》对玉质品级做出评价,“玉以甘黄为上,羊脂次之;黄为中色,且不易得,以白为偏色,时亦有之,故而今人贱黄而贵白,以见少也……”可知,黄玉稀少,其色质佳美,观之秀色可餐矣。黄又与“皇”同音,故而黄玉受到历代帝王的喜爱和重视。此件耳杯即为珍贵的和阗黄玉所琢,玉质莹润细腻,取料奢侈,整凿而就。

  杯体呈长方形,口沿平切,器壁直下,至底部微收,壁体匀薄。口沿两侧各镂空雕一龙耳,双龙前爪攀爬于口沿,后爪蹬壁,身体弓起,一龙攀于口沿作探首观望状,一龙作曲颈回首眺望状。龙怒目张口,绞丝形弯角,背起齿脊,长尾卷曲分叉,四足攀登有力,立体而富有张力。杯体外壁两侧共高浮雕七条小龙,或为夔龙,或为螭龙。所雕龙纹姿态各异,寓意丰富,有苍龙教子,有行龙昂首向前,有龙回首企望,有升龙直冲九天,有降龙俯冲而下,皆游弋于云气之中。表面小龙皆采用提油工艺染为红色。清末刘大同在《玉古辨》中记述:“虹光之草,似茜草,出西宁深山中,汗能染玉,再加脑沙少许,燃以竹枝烤之,红光自出,此法名曰老提油,今已不多见矣。”可见提油工艺古已有之,此技法在明清两代宫廷制玉中亦常用于仿古器皿之上,纯以表现艺术性而服务。

  龙乃皇权的象征,全器所雕龙纹,不论大小共有九条。从西周开始最高统治者称天子,以上天的儿子自居,是神龙在人世间的化身,称为真龙天子,人与上天之间的沟通皆由龙得以实现,龙乃上天的代表和使者。宋代开始规定龙纹与皇权的关系,龙纹成为皇权的象征。在中国传统文化中“九”是一个极为重要的数字。指天之高为“九重”,指地之极为“九泉”。阳数之中,九是极数,五则居中。“九五”之制为天子之尊的重要体现。所以在很多象征皇权的器物上常会出现九数,例如九鼎《史记·封禅书》:“禹收九牧之金,铸九鼎。”,可见“九”在上古就有极为重要的地位。于明清之际,“九”数又与象征皇权的龙纹相结合,至尊之数和皇权纹饰并驾出现,产生了“九龙”纹,常见于官窑瓷器,宫廷服饰,王公建筑等皇室生活中,更进一步体现了该纹饰的重要性。以九龙为纹饰的器物皆为皇室使用之物,对“九龙纹”的使用具有非常明确的限制,最具代表性的就是位于紫禁城的“九龙壁”。

  此件九龙纹黄玉杯用料奢华,整体呈现古朴之态,器型端庄,线条挺拔,纹饰细致,抚之趁手。采用浮雕、镂雕、阴刻、提油等多种工艺并施,耗工费时,实为珍贵。

  著录:《中国文物大系之一·中国玉器大全》(艺术家出版社)1991年1月出版。P298“清乾隆 青玉有盖瓶”。

  此件玉瓶选料纯正精良,以大块和阗白玉籽料掏膛雕制而成,通体纯净洁白,色泽统一,玉质温润细腻,莹泽光亮。瓶体自上至下皆呈扁菱形,腹部正中起棱,整器分器盖和器身两个部分,盖身子母口紧密相合,开合如意,且闭合后密无缝隙。盖上有宝钮,盖钮素净,盖下沿及瓶口皆雕饰一周回纹。瓶身为束颈,瓶颈两侧透雕双贯耳,是清宫仿古玉器上常见装饰。瓶肩方正,器腹由上至下逐步内收,腹下承外撇菱形圈足。器腹前后表面各雕一组饕餮纹,眉鼻连为一体,双目炯炯,如意形卷鼻,五官间饰菱格纹。整面饕餮汇集了商周至战汉的不同元素。兽面上下各饰两道横纹。

  整器用料奢侈考究,造型敦厚庄重,四角见棱,有文昭武穆之风范。其做工谨慎精细,玉工将复古与创新相结合,所雕纹饰工整华美,布局谨严,讲究居中与对称,呈现雅丽高贵之气,其用料之精纯,造型之端庄,实为清代乾隆时期宫廷玉作之典范,十分难得,为收藏珍品。

  此件玉鹿为和阗青玉圆雕而成,质地细腻润泽,宝光熠熠,局部带有红色沁斑,十分美艳。小鹿身形圆浑,四肢蜷曲于腹下,头部昂起,背部隆挺,臀部翘起小圆尾。前腿呈半抬状,作伏卧将起之态。双耳贴角,橄榄形眼,尖嘴闭口,口中衔一莲枝,莲叶高过头顶,花苞立于背上,细节及毛发皆以短阴线琢刻。整体造型优美雅致,肌肉骨骼之微妙细节雕饰精准到位,起立瞬间的动感更为生动传神,具有极强的艺术感染力,具有鲜明的宋元时期玉雕风格,堪为动物玉雕精品,十分难得。

  此件观音选用上等和阗白玉雕制而成,玉质细腻温润,洁白无瑕,宛如羊脂。整体圆雕观音大士双腿盘叠,结伽跌坐于山石之上。菩萨梳高发髻,面相圆润,额头饱满,五官较为聚拢,丹凤眼,楔形鼻,鼻口相连。头戴花形璎珞,帷幔天冠自头顶垂下,身披长衣,一手伏于腿部,一手托一小儿。小儿呈坐姿,身形极小,眉目清晰可见。观音端庄祥和,沉静慈穆,小儿颇显稚嫩之气,二者形成鲜明的对比。身下台座雕成山石形状,上大下小。整件观音造像选材精良,雕工细致,衣着线条流畅,繁而不乱,走刀刚劲有力,起落之处干净利索,棱角十分明晰。观音外为当代用金所制的火焰纹背光,工艺华丽典雅,使得观音菩萨庄严肃穆之气扑面而来。

  观音菩萨是中国佛教四大菩萨之一。观音信仰在中国具有深远的影响,在古代不论帝王将相还是底层人民,都对观音菩萨有着至高的崇拜。历代观音造像众多,但玉雕观音却较为少见,这是由于古代玉料稀缺,优质材料仅为社会上层所使用。此件观音具有元明时期风格,在当时能用如此优质的玉料精雕而成,可见当时对此件器物的重视程度,其地位之高绝非普通器物所能相比,无论工料,皆乃古代玉雕观音饰品中的佼佼者,具有极高的收藏价值。

  此件玉洗以和阗白玉整料雕成,质地细腻,色泽光润凝白。器体为圆形浅膛,洗口圆润微敛,弧腹,下承鼓钉形对称三足。壁体内外浅浮雕五只飞舞状的蝙蝠。洗内高浮雕一株万年青,枝叶修长舒展,果实颗粒饱满。花叶错综交杂,疏密有致,层次清晰,极其文雅。洗心阴刻隶书诗文:“主家连理木,昨夜一枝零。野藤沿别树,相托万年青。”落 “珍”字印章款。此诗句出自元末诗人杨维桢所作《连理枝》。

  万年青在中国人眼力代表着吉祥如意、家庭富有、国家太平的美好寓意,因其常年翠绿,也常常来预示老人健康长寿、朋友友谊长存等。洗作为文房用具,是文人墨客在书房盛水洗笔之器,所以又称为笔洗。明清时代,各式玉质笔洗的制作达到高峰,特别是乾隆一朝,因乾隆皇帝爱玉赏玉,玉制文房用具在宫廷中占有很大比例。此器选材奢侈,造型圆润雅致,雕工技巧高超,实乃清代乾隆时期玉洗之大作,值得珍视。

  2.附国家珠宝玉石首饰检验集团杭州实验室《国家贵金属制品鉴定证书》,金含量为961.4‰。

  博山炉,专指仙山造型的熏炉,是中国汉代至魏晋时期的焚香所用器具,常见多为青铜器和陶瓷器。此组博山炉套件一组两件,为一件金镶玉熏炉及一件金镶玉小罐组成。

  博山炉由炉盖、炉身和器座组成,除炉身为玉质外,其余部位皆为黄金所制。器体型似豆形,其上覆以锥状炉盖。炉盖高耸,通体镂空雕饰三条金龙,昂首相互盘旋叠压而上,三只龙头聚于炉盖顶端。翘鼻,闭口,眼眶鼓凸,以紫红色宝石镶嵌眼珠。双耳贴颈,角沿颈部后弯。脖颈细长,肩部耸起,身躯瘦长遒劲,臀部圆浑,长尾分叉后甩。肢爪健壮有力,每条龙的两只前爪分别攀登于前龙的臀部和后龙的颈部,使得整个炉盖仿佛在三条龙的无限循环盘绕中旋转,可见设计之巧妙,具有极强的艺术张力。

  炉身采用上等和阗白玉制成,玉质十分细腻温润,表面有玻璃光泽。炉身为对剖半圆形,口沿处作小边沿,器壁匀净,内外打磨细腻光滑。口沿处外包八瓣菱花形折沿,表面錾刻勾连云纹组成的图案。炉身底托为柿蒂形,柿蒂尖端出圆弧形扁条包裹玉炉,四面对称,与炉口相连。炉体下承喇叭形高足,镂空雕饰大小相间的心形纹饰,底足边缘折沿直立,表面刻饰双层菱格纹,外层菱格布满小坑点装饰。“金镶玉”的工艺早在战国时期已经发展得十分成熟,多于容器、带钩、兵器上使用。但这种工艺制作复杂,材质昂贵,所以当时仅限王室贵族使用,现今所知的也多为铜鎏金或错金银,以纯金所制者却极为罕见。

  玉炉体外壁以汉代独有的“游丝毛雕”技法琢刻仙山、羽人及数只形态各异的灵兽。仙山层层叠叠,自下而上耸起。山间一羽人呈跪坐状,脑后长出长耳,双手伸出作接引状,表情似笑非笑,身后有羽翼飘展。山峦间有神兽出没,数只神兽作腾跃奔走状,似狼、似豹、或似天马,游荡于仙界。羽人造型和汉代一些文学作品中提及到的仙人形象相似,汉诗《长歌行》有云:“仙人骑白鹿,发短耳何长。导我上太华,揽芝获赤幢。来到主人门,奉药一玉箱。主人服此药,身体日康强。发白复更黑,延年寿命长。”可见,羽人纹饰在器物上的出现,与当时追求的“长生不老”有着极大的联系。

  与博山炉相配的还有一件小玉罐,玉质洁白细腻,应与炉体为同料而制。罐体呈圆形,小立口,腹部圆鼓,肩部两侧凸起两小耳。盖面隆起,顶部雕一凸起的盖钮。玉罐内部掏空,外壁包有金片及金丝,并作扭丝状金提梁钩于玉罐双耳内,提梁上套有活环链连接罐盖。按照博山炉的纹饰推断,此件小玉盖罐为当时丹药罐的可能性极大。

  博山炉是春秋战国以来持续发展的焚香文化和当时社会普遍流行的升仙信仰相结合的产物。汉朝帝王为了求得长生不老之术,大都信奉方士神仙之说。相传,汉武帝嗜好熏香,也信奉道教。道家传说东方海上有仙山名曰“博山”,武帝即遣人专门模拟传说中博山的景象制作了一类造型特殊的香炉,“博山炉”就是在这种风气影响下产生的,并广为流行,成为汉朝焚香器具的一大代表。当炉腹内燃烧香料时,烟气从镂空的炉盖间袅袅升起,有如仙气缭绕,给人以置身仙境的感觉。

  汉朝人向往升仙,炉盖三龙相交,在中国神话世界中,表现的是创生观念,代表从冥界到天界的重生。升仙长生虽不现实,但是汉朝人向往美好的升仙的梦想却无比浪漫。器物表面这种人和鸟组合的“羽人”形象,出现在汉代诸多考古发现中,除了依附于器物的雕刻作品,在汉代墓室壁画、画像砖石及葬具中也不乏羽人形象,这多与汉代流行的神仙思想有关。仙山羽人纹饰使这件作品充满动感,让观者对那个神仙世界充满无限遐想。

  现在来看,此组工艺精美、华丽多姿的博山炉,不仅反映出汉代人长生不老、羽化升仙的信仰,也体现了大汉王朝“包举宇内,囊括四海”的胸怀与气度。其用材的奢侈和高超的技艺,充分诠释了汉代工匠高度的智慧和非凡的创造力。

  “博山炉中沉香火,双烟一气凌紫霞”,在李白诗中,博山炉与燎沉香并提,展现了一幅炉暖香浓的宜人景象。除此之外还有宋代词人晏殊的诗词“新曲词丝管,新声更飐霓裳。博山炉暖泛浓香。泛浓香,为寿百千长。”温庭筠也留有诗句“只应春惜别,留与博山炉”,而这一切都与博山炉这类传统香具密切相关。如今,此件博山炉依旧散发着它延续千年的魅力。

  作者简介:金城(1878-1926),原名绍城,字巩北,浙江吴兴人。幼即嗜画,兼工书法、篆刻及古文辞。1910年创办中国画学研究会,工画山水、花卉,精于摹古。有《藕庐诗草》、《北楼论画》。

  《吴昌硕全集》全十二卷,第叁卷p107。(2017年上海书画出版社出版)

  《先生归来》,热烈祝贺西泠印社创社115周年,吴昌硕和他的时代作品集p84。(2018年西泠印社出版)

  作者简介:吴昌硕(1844-1927),初名俊,又名俊卿,字昌硕,又署仓石、苍石,多别号,常见者有仓硕、老苍、老缶、苦铁、大聋、缶道人、石尊者等。浙江省孝丰县鄣吴村人。晚清民国时期着名国画家、书法家、篆刻家,“后海派”代表,杭州西泠印社首任社长,与任伯年、蒲华、虚谷合称为“清末海派四大家”。

  吴昌硕(1844-1927)浙江安吉人。原名俊,又名俊卿,出身于世代书香门第,诗文传家。吴昌硕是中国近代画坛最具开拓性的一代大师,他将中国文人画艺术推到了历史上前所未有的高度,开辟了大写意花鸟画的一代新风,在中国艺术史上起着承先启后、继往开来的重大作用。吴昌硕一生饱经磨难,到晚年,诗书画印融会贯通,创大写意画新风,享誉中外。吴昌硕的绘画以篆印入画,格高韵古,元气淋漓,动人心魄,使观者为之心壮。

  此件吴昌硕《松色不肯秋》画于绫本之上,布局大起大落,取对角斜势,上下端松针茂密,中端用松树枝干衔接以增加画面气势,注重画面错综回应,枝干交错,以顺应逆,以拙藏巧,吴昌硕善题长款,而此件作品却用短款,应画面与布局气势通盘考虑。他曾说:“奔放处离不开法度,精微处照顾到气魄。”吴昌硕绘画,得益于金石篆刻修养甚多。

  此件《松色不肯秋》为吴昌硕75岁开冬之作,在树叶纷纷凋零的季节,而松树却依然保持那一份苍苍郁郁,或许吴昌硕先生别有所感,用充溢着浑厚的金石意味线条,尽情挥“写”他的感受,是对崇高松树的赞美!或许见证了太多的悲欢离合,或许寄托着身体健康、长命百岁的美好愿望!此件《松色不肯秋》作品签条由吴昌硕外孙吴超先生题签。

  作者简介:程十发(1921-2007),上海市金山人。名潼,斋名曾用“步鲸楼”、“不教一日闲过斋”,后称“叁釜书屋”、“修竹远山楼”。1956年参加上海画院的筹备工作,并任画师。长期任上海画院院长。

  款识:有心何似无心好倒执,鱼篮入市廓一阵腥,风吹不止卷来苦,界上红莲。贞享丙寅秋,秋普明桂岩敬题于清凉庵。

  佛教中三十三观音之一。手持鱼篮。相传东海之滨的人们身居化外,不知礼仪。观音菩萨便化作一个美丽的渔妇前来点化。菩萨承诺谁能背诵她所教的佛经便嫁给谁做妻子,结果有一个叫马郎的渔夫如愿以偿,并最终得到了菩萨的点化。表示众生做任何事都要有信心,只要树立坚定的信心,就能得到观音菩萨的帮助,同时也能影响周身的人们。此件明代苏绣《提篮观音》用盘金绣针法绣出,针法细腻,金碧辉煌,色彩雅致,又有桂岩法师的题款,更体现了观世音菩萨大慈大悲,大愿大力,普度众生的心。明幢氏,桂严(法号)。1667年11月(康熙6年)在隐元隆琦庆祝80岁大寿时收为弟子,赐予法号:桂严。贞享丙寅年(开创于中国唐代的年历,日本江户时代)康熙二十五年,西历1686年。即黄檗宗隐元禅师的亲授大弟子桂严在1686年秋季在日本京都清凉庵为本观音像提诗。

微信/电话同号 135-8216-1651 返回顶部
导航 电话咨询